低碳or高碳?浅析主要发达国家的“碳发展模式” - 碳交易

你好,欢迎光临碳交易平台!

其他目录

联系方式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学苑大道1001号南山智园A3栋4楼

网址:www.zgtjyw.com

关注微信:

首页 > 碳计量 > 正文

低碳or高碳?浅析主要发达国家的“碳发展模式”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各国一直在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努力。随着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在不断加强,各国的国情差别巨大,发展阶段不同,社会政治经济条件也不同,在面对“低碳发展和转型”这一问题上的态度也千差万别。“低碳”是否一定意味着制约经济发展?高生活水平是否意味着“高碳”?今天,为了解答这两个问题,笔者采用一组统计图表来展示几个主要发达国家的碳排放发展模式。

 

为了展示各国的碳排放变化路径以及人均生活水平的变化,笔者采用1990年-2013年购买力平价的人均GDP作为经济发展以及人均生活水平的度量,同时以人均二氧化碳排放作为碳排放发展路径的度量。

上图是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以及中国的经济发展和人均碳排放发展路径。可以看出,选取的国家在图中根据人均碳排放可以大体分为三个部分:高人均排放的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低人均排放的欧洲国家和中国、日本,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俄罗斯和韩国。下面,我们分别看看这些国家的发展路径。

北美和澳洲:

美国一直是高碳发展模式的最典型大国,也是碳排放大国之中人均GDP最高的国家。早在1990年,美国的人均碳排放就已经达到了19吨/年的水平,在2000年更是超过了20吨/年。但随后,美国的人均排放趋于稳定。2008年的全球性经济危机中,美国的经济发展速度受到了明显影响,而人均碳排放更是迅速降至17吨/年左右,并在之后的几年继续整体呈快速下降趋势,到2013年已经接近16吨/年。

 

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发展模式则较为接近,1990至21世纪初均以经济及人均碳排放稳步增长为主要趋势;但加拿大在2003年人均碳排放接近18吨/年后,就进入了拐点,并在08年后显著下降;而澳大利亚则持续攀升至18吨/年以上,直到经济危机后才步入缓慢下降的通道。2013年澳大利亚的人均排放与美国相当,而加拿大则已经下降至14吨/年以下。

 

欧洲:

德国、英国以及法国等欧洲典型的发达大国,在碳发展路径上基本相同:从90年起经济稳步增长,而人均碳排放则一直处于缓慢下降的趋势,实现了碳排放与经济发展的“硬脱钩”。其中以法国的人均碳排放为最低,2013年已经降低至5吨/年左右,而英国处于7吨/年,德国则略高于9吨/年。

 

俄罗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经济经历了不小的震荡,与此同时,碳排放也同样大起大落。90年代末期,俄罗斯的经济发展逐步走向正轨,人均GDP稳步提升,人均碳排放也进入缓慢增长阶段。2013年,俄罗斯的人均碳排放已经增至了12吨/年以上,明显高于其它欧洲国家。

 

亚洲:

1990年后,日本的经济除了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及08年全球经济危机外,基本处于稳步发展的速度,但对应的人均碳排放则在90年代末进入了平台期。2013年日本人均排放接近10吨/年,略高于德国的排放水平。

 

从人均GDP上看,韩国虽然受到98年亚洲金融危机影响较大,但是近20多年整体发展十分迅速;对应的,人均碳排放也从90年的5吨/年增长至2013年的近12吨/年,高于欧洲发达国家的水平。

 

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目前还处于经济迅速发展的时期,在世界银行的国家分类中处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upper middle income)。近20多年,人均经济水平增长的速度十分可观,而对应的人均碳排放也基本处于同步增长阶段,整体达到了韩国90年代中期的水平。

 

综上所述,目前主要发达国家的碳排放发展路径大体分为“高碳”和“低碳”两种模式:前者以北美及澳大利亚为代表,后者则以欧洲国家以及日本为代表。由于这些发达国家的人均GDP均接近或超过了4万美元的水平,说明无论“低碳”还是“高碳”,都可以让人民享受到高水平的生活质量。

 

中国目前还处于经济、能源和二氧化碳排放迅速增长的阶段。但是面对油气资源的制约以及国际环境的压力,以基础建设拉动为主的粗放式高碳发展模式已经接近了尾声,产能过剩、基建趋于饱和以及高耗能部门投资效益恶化等问题逐渐凸显。在此时期,尽早进行结构调整和低碳技术转型,走低碳发展这条具有竞争力的新道路,或许才是中国追赶欧美发达国家,提升国民生活水平的有效途径。

 

本文中数据均来自于世界银行官方网站(http://data.worldbank.org/)的公开数据。